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耗子宝宝的博客

一个小耗子的各种看法

 
 
 

日志

 
 
关于我

耗子宝宝曼塞 哇咔咔

网易考拉推荐

红会副会长的“中国逻辑”  

2012-01-13 07:5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红会副会长:红十字会治理是全球性难题中国红会副会长赵白鸽通过几位“外国朋友”之口表示,加拿大红会因输血问题导致2万人感染艾滋病,相比之下,郭美美事件这样没有根据的故事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原以为,是不是只有中国红十字会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现在发现,红十字会的治理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110日《中国经济周刊》)

 

有人总结说,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媒体对中国红会副会长的这篇专访,就堪称“中国逻辑”的典型教材。

 

最强大的“中国逻辑”有两个,一曰“中国国情”,一曰“世界性难题”。有了这两大“中国逻辑”,任何现象都能够得到圆满的解释,真可谓“一句能顶一万句,放之四海而皆准”。前者若干年来已被用滥,因此副会长首先祭出的是后者——“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她还煞有介事地举了加拿大红会输血事件为例。

 

其实,加拿大红会输血事件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除了红会自身的疏忽之外,主要是由医疗技术所限造成的。“郭美美事件”引发的是公众对中国红会透明度和公信力的质疑,两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况且,拿若干年前的国外事例来证明“红十字会的治理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是否有点“不地道”呢?说几句题外话,加拿大最高法院最终裁定,红十字会犯有失职罪,必须向受害者作出巨额赔偿,并支付积累的利息加政府将向感染者赔偿8.8亿美元。如果类似事故发生在中国,又将如何?我估计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很大,或者还会成为“国家机密”。如若不信,看看“三鹿”事件和某些卖血“艾滋村”的现状就明白了。并且,即便真的是“全球性的问题”,就不必解决了吗?别的国家管不好,就能够成为我们管不好的借口吗?幸亏其他国家没有这种逻辑,否则人类社会还怎么进步!

 

副会长还表示,全世界的红十字会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各个国家红十字会的组织能力、透明度、对公众的抱怨回复、对小额捐款的回复等等,都是已经遇到或正在遇到的问题。这 实际上是“中国国情”的一种委婉说法——别的国家都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我们恰恰也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但我还是有疑问:既然类似问题已经有国家遇到过了,为 何我们不能吸取经验教训,主动完善制度、堵塞漏洞,缩短甚至跳过这么个“初级阶段”呢?别人已经从桥上过河,我们还趴在河里摸石头,很好玩吗?

 

对于最敏感的商红会和郭美美事件,副会长称“实际上它很简单”:就是红十字会批准了一个商红会,商红会在没有一分钱投入的情况下,自己去找企业,结果找来了一个王鼎公司,王鼎公司有一个王军,郭美美和王军不知道是什么关系,王军给她买了车、买了包,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 场沸沸扬扬的社会事件,在副会长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番“梳理”之后变得异常简单,简单得跟小孩过家家差不多。如此高超的“太极功夫”,惟有深谙“中国逻辑” 者方能达到。可是,红会为何要批准一个商红会?商红会为何自己去找企业?这一系列“运作”到底目的何在,合不合程序,里边有没有猫腻?如果没有一点问题, 事发后红十字总会为何决定撤销商红会?假如不是碰巧有位郭美美挺身而出,该项目又会如何运作下去?

 

“中 国逻辑”很强大,但应对它其实也不难,只要掌握一个原则就行了:我们要事实。任你巧舌如簧,任你理论多么先进多么科学,先拿事实来给我看,否则你哪凉快哪 呆着去。如果不公示官员财产,你反腐倡廉的决心再大,我只付之一笑;如果红会不能彻底做到公开透明,哪怕没有郭美美也照样有人质疑。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