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耗子宝宝的博客

一个小耗子的各种看法

 
 
 

日志

 
 
关于我

耗子宝宝曼塞 哇咔咔

网易考拉推荐

死亡人数  

2013-02-08 08:2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塌桥遇难人数疑缩水,死者名单无肇事司机。日前,连霍高速义昌大桥现场指挥部公布10名遇难者名单。有网友发现,来自河北的运送烟花 爆竹并当场身亡的肇事司机不在该死亡名单之列,从而引发死亡人数缩水质疑。记者多次致电三门峡市相关部门,但工作人员未予回复。(2月6 日《新京报》)

    央 视曾经报道称,这起事故中违规运送烟花爆竹的货车司机名叫石彦飞,他也在事故中被炸身亡。然而,他却没有出现在相关方面公布的遇难者名单内,也难怪会引发 死亡人数缩水的质疑。实际上,此前关于死亡人数报道出现过三个版本,媒体最开始报道有26人死亡,而最终数据一再变化,令公众无所适从、疑窦丛生。

    官 方公布的事故死亡人数遭受质疑,这已不是第一次。湖南育才中学踩踏事故、株洲跨桥事故、王家岭矿难等事故的死亡数字都曾受到过公众的质疑。按理说,官方数 字应该是最权威、最准确的,官方公布的事故死亡人数却屡受质疑,实在是发人深省。这种尴尬局面的出现,单单是因为公众“多疑”吗?恐怕未必。公众的质疑并 非毫无来由。连央视报道过的遇难司机都没有出现在死亡名单中,你怎么让公众如何信服?

    现如今,一些地方在发生事故后总是对死亡人 数和死亡名单遮遮掩掩,甚至不惜为此想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借口。湖南学生踩踏事故官方公布死亡人数遭遇质疑后,有人呼吁公布死者名单,当地官员表示:“死者 名单不能公布。有的死亡学生祖父祖母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怕传出去后给老人家们打击太大。”株洲跨桥事故处理过程中也出现过类似现象。官方新闻发言人先 是称事故“共死亡10人”,停顿一下后又改口说“共死亡9人”,引发社会对死亡人数的强烈质疑。事后,株洲方面决定不再公布罹难者名单,因为“罹难者家属 不愿意公布名单”,要“尊重死者家属的意愿”。王家岭矿难就更为典型,从矿难发生的那一刻起,矿工家属和社会各界都不停地要求公布名单——从最初的井下人 员名单到后来的遇救名单再到最后的遇难者名单。而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却一直推三阻四、拒绝公布。直至国务院副总理级别的领导发话,他们才羞羞答答地口头公 布了一个名单……

    略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事故死亡人数的多少决定着对事故级别的认定,也最终决定着对责任人行政处分或刑事问责的力 度。难怪株洲跨桥事故发生后当地一位领导庆幸不已:“事故结果和遇难人数是幸运的……”——莫非,各地官员不约而同对事故死亡人数和死者名单讳莫如深,也 有跟株洲类似的考虑?

    人命大如天,事故究竟死了多少人本不该成为“机密”。而近年来一些事故的死难人数却由于政府的遮遮掩掩而屡 屡引发社会质疑,安全事故最终往往演变成了关于政府公信力的危机。造成这种现象的直接原因,当然是某些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不惜损害公众的知情权;而 问题的实质,显然还是出在体制上。政府信息不开放,公众和舆论监督便无法充分参与到公共事件中去。只有进一步完善信息公开制度、监督制约制度和问责制度, 方能不断提高政府的执行力和公信力,真正构建起法治政府和责任政府。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