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耗子宝宝的博客

一个小耗子的各种看法

 
 
 

日志

 
 
关于我

耗子宝宝曼塞 哇咔咔

网易考拉推荐

商鞅为啥要跟田垄过不去  

2013-04-13 10: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前356年,商鞅在秦国推行变法,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废井田,开阡陌”,这是中学生都知道的典故。

    所 谓“阡陌”,说白了就是田垄,也就是田间纵横交错的小路,“阡”是南北向,“陌”是东西向,这些纵横交错的田垄兼小路,据说在每块长宽各约405米的田地 中划出一个“井”字,把每块这样的田地分成9小块,中间一块收成归公家也就是国君,边上8块的收成则归耕种者,但9块都由这些耕种者来耕种。

    “废 井田”好理解,这种“农业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尤其“公田”收成好坏和耕种者毫不相干,种得不好是8家的事,都负责也就等于都不用负责,弄到最后,自 然是“大河没水小河干”,公家得不到多少油水,种田的也只能半糠半菜凑合过,废除井田制,推行土地私有,把原本“公田上白干,其它地不算”的体制,改为不 管哪块田,都按百分之十抽税,这样一来,种得地越多,单产越高,耕种者得利越大,公家获得的税收也越多,“打破大锅饭,人人抢着干”,自然是公私两便的进 步——问题是,为啥要跟田垄也就是“阡陌”过不去?

    正如许多学者所指出的,认识到“农业大锅饭”弊端,想着法子算计这个“井田” 的人不但早就有,而且还很不少,有的地位还远远超过商鞅、甚至商鞅的“后台老板”秦孝公嬴渠梁。比如早在公元前827年,也就是中国有确切纪年后仅14 年,周宣王姬静就“不籍千亩”,打起“农村体制改革”的主意;公元前594年,鲁国“初税亩”,公元前548年,楚国孙叔敖“书土田”,公元前538年, 郑国子产“作丘赋”,这些今天比绕口令还别扭拗口的名词术语看似眼花缭乱,其实说穿了全一个意思:打破“大锅饭”,取消让大家伙儿义务劳动的“公田”,在 所有田地上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个人多劳多得,政府逐亩抽税,这和商鞅那“六字真言”的前半截并没太大区别。不过这跨度近300年的各家“农业改 革”,却都没拿田垄说事。那么,商鞅唱得这是哪一出?

    按照朱熹的解释,这个“开阡陌”其实本来并不是真的把这些田垄或小道刨掉, 而是“无视”:这些玩意儿的本意,并不是便利交通(这些小道其实人走起来一点也不方便,而当时的主流交通工具——车,甚至根本不能在“阡陌”上行驶,否则 多半会酿成车毁人伤的重大交通事故。阡陌的主要用途是作界限,一是农田和荒地的界限,二是井田甲和井田乙、每块井田里9块“小田”的界限。商鞅的“开阡 陌”,意思是让大家不用管哪块是农田,哪块是荒地,只要这地没主,你有本事开垦,能交得起田赋,这地就归你了。

    这么一来不但有秦 国“户口”的农民纷纷跨过“阡陌”,去开垦只要长苗就归自家的荒地,关东各国的农民也纷纷当起了“投资移民”,像今天去澳洲、加拿大的农业移民般在他乡当 起了多劳多得、自食其力的小农场主,如此一来,那些隔开农田与荒地的田垄自然变得毫无必要,而井田与井田、井田内的那些“阡陌”则更没任何意义了——“公 田”已不存在,每块地都是一样的税率,既能随便买卖,也可以连片转让,“井”不“井”的又有啥关系?

    不难看出,这个“开阡陌”虽 然最初没有直接去刨田垄,但最后千真万确把田垄都给刨掉了,而且这么一刨好处多多:耕地面积增加,政府赋税水涨船高;人口暴涨,劳动力和兵源问题也迎刃而 解;那些碍手碍脚的“田垄”既妨碍交通也影响军事调动,如今一切放开,正可以因地制宜,顺着地形的方便修道路,兴水利。

    问题是,这么多的好处,怎么就商鞅想到了,难道此前那么些改革者都是傻子么?

    这 当然不仅仅因为秦国荒地多、人口少,因为在那个时代,其实各国都是荒地比耕地多,人口密度也小得可怜,关键在于那些早期改革者生活在农业技术更不发达的时 代,每个农户所能耕种的土地有限,单产也很低,想多劳也干不了,想多得也没门路,而到了商鞅时代,农具、灌溉技术和大牲畜使用都突飞猛进,农民们刨开的不 是田垄,而是满满的粮囤和粮仓。

    再说了,不是有那么句话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甭管耕地、荒地,在那个年代其 实都是公家的,农地里种的庄稼,荒地上打的猎物,君王都有权享受。在更早的年代里,庄稼收成有限不说,还要分公田、私田,而荒地上的围猎,君王却可以对猎 物直接支配,从历史典籍和考古中可以发现,年代越早,打猎的记载越多,君王对打猎也越重视,这可不单为了好玩或锻炼,这是实实在在的财源。等到了商鞅的年 代,种地的收获变得又多又稳定,多一些耕地种庄稼抽田赋,其好处和稳定性已远远超过让荒地滋生出数目不详的獐狍兔鹿,再调集人马大张旗鼓地去围猎——到了 这个当口,这些一心想着富国强兵,好压垮对手一统天下的地头蛇们,不抢着跟田垄过不去,那就真是和自己过不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