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耗子宝宝的博客

一个小耗子的各种看法

 
 
 

日志

 
 
关于我

耗子宝宝曼塞 哇咔咔

网易考拉推荐

政治迫害  

2014-05-01 10:1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教师被指从讲师抄袭到教授。重庆师大教授张世友,10篇论文被指抄袭,其间职称从讲师晋升教授。10篇论文中至少8篇大量“引用”文 末参考文献,有的几乎由多篇参考文献组合而成。另有1篇未注明参考文献但几乎照搬另一论文。张世友称论文多2005年前发表,“十年前标准不一样。”(4 月29日《中国青年报》)

    大量“引用”、拼凑,甚至完全照搬,张大教授的大作是否抄袭的调查结果虽然尚未出炉,但想必略有常识者 都能做出自己的判断。现如今,学术造假和论文抄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据《科学时报》报道,中国每年网上揭露的学术造假事件约百起,下至研究生上至院士 都被牵扯其中。比较著名的事例有:浙江大学副教授贺海波因“论文造假”被开除;六名教授联名投诉、涉嫌“抄袭剽窃”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兴土不再被续聘等 等。

    涉嫌抄袭的新闻不绝于耳,我最感兴趣的,不是抄袭数量之多、情节之恶劣,而是某些当事人为此祭出的解释。从他们高超无比的解 释当中,我往往能感受到心灵的震撼。有人说,我没有抄袭,我只是“借鉴”了一下下;有人说,我才没抄呢,我不过是“过度引用”了而已;有人喊冤,谁说我抄 了?我是“被署名”啦——名字是学生给我署的呀……这回张大教授祭出的理由,是“十年前标准不一样”,并称“按照一般过去的说法,引用量三分之一都不过 分”。难道十年前学术界允许抄袭?幸好1984年颁发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适当引用”指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 的片断,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对比规定,“十年前标准不一样”的说法不攻自破,徒增笑料耳。

    张 世友认为,自己之所以被举报,可能是有些人“恶意打击”。这跟北大某孔姓教授被指抄袭后声称是“政治迫害”如出一辙。抄袭原本已经不对,再不坦诚错误、深 刻反省自己,反倒倒打一耙甚至对质疑者上纲上线,就更是错上加错。类似的乱象不仅折射了当前学术界存在的种种问题以及教育体制的缺陷,同时也将某些所谓 “知名学者”的低下素质暴露无遗。

    让我们看看真正的正直学者在署名问题上是怎样洁身自好、严格要求自己的吧。被誉为“当代毕昇” 的王选先生淡泊名利,一生视名利如浮云。他指导过的博士生是这样评价他的:“在学术上原则性很强,只要不是亲自参与的项目决不挂名,不是自己写的论文决不 署名。”中国科学院院士蔡睿贤先生回忆杰出科学家吴仲华的时候说:自1956年至1992年,42年间除“文革”10年外,我一直当吴先生助手,学习、请 教、讨论不少。然回忆往事,整理学术论文,却发现从无一论文有吴先生与我共同署名。吴先生对此非常严格,未参加主要工作,决不署名。也从未照顾别人署名。 且望学生、助手及早独立工作。是以虽他对我指导颇多(尤其早年),却从未在我写文中署名,我也从未找过他署名……类似的例子俯拾皆是,在很多优秀的学者身 上都发生过,展示了真正学者的高风亮节和学识勋业。

    被指抄袭者应“知耻”——即便此后经鉴定并未构成抄袭,但起码也说明自己的论 文还不够严谨、还存在争议。几年前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情:因毕业论文涉嫌抄袭,被原作者和校方发现后,武汉某高校研究生晓军(化名)不堪压力跳湖自杀。 一位风华正茂的研究生,就这样走了。虽然不赞同这位研究生的极端做法,但还是觉得,在当今浮躁的社会现实中,他的内心深处尚能保留一份血性和善恶观念,实 属难能可贵。窃以为,欲荡涤当今学术界的不良风气,除了应全力解决体制方面的痼疾,对其中的个体包括某些很有名的“专家学者”加强最基本的思想道德教育和 考量,也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